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国际娱乐手机版登录 >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www.yabo20.cpm:翻云袖(下)

发布时间:2019-09-08 18:25 类别:亚博国际娱乐手机版登录

甜文穿书穿越时空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沧玉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身旁并没有任何人在, 连茶水都冷到令人清醒的地步。
  那两根木签离开他的手心后被放在了木桌上,沧玉之前将它们攥得太紧,掌心里划开了道细微的口子,眼下都已消失不见了。大妖就是有这样的好处,任何伤口与痛楚只需要休息一定时日,妖力就会自动修补愈合, 除非身体真正到了崩溃的地步——不过真到这种情况, 只怕已是油尽灯枯了。
  沧玉这时已没有前几日那么疲惫了,于是下床喝了杯冷茶,房中只有他一人,倒不畏惧赤身裸体, 只是他刚走了两步,就看见新的衣裳已经整理好放在了床头。玄解不懂得如何折叠衣物,这些衣服大概是直接从箱子底拿出来的,颜色是他喜欢的, 玄黑色的衣物带了点红线装饰, 衣摆的纹样看不出是火焰还是花朵。
  这些衣物都是顶尖的绣娘一针一线缝好的,无可挑剔, 沧玉对颜色没有什么偏执的爱好, 倒没有太在乎这是不常穿的黑衣, 将衣服穿好后下意识照了照镜子。黑衣衬得他愈发白皙孱弱,好似瘦了一大圈,霜白的长发流淌在微微抖动的玄黑布料上, 如同山头滚落的雪花。
  这黑衣,玄解穿来是华贵疏狂;沧玉穿来,便显得不太适合,好似捕在渔网中的白鹤,插翅难飞。
  等沧玉推开窗户的时候,才发现外头淅淅沥沥开始飘小雪了,他与心魔缠斗了太久,对方占据这具身体度过了少说有些时日。所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他在心境之中困守,磨炼自己掌控的力量,倒是半点没有感觉。
  不过还好,虽没能看到渔阳的深秋,但到底迎来了初冬。
  冬天的渔阳清晨,人并不太多,毕竟天气一冷就总叫人心生惰- xing -,偷偷赖一炷香的床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是如此。加上冬日的白昼短,天亮得较晚,鸡鸣时天光都未出,黑漆漆的一片,还要浪费一盏豆油烧灯,不如晚些起。
  天地一片素白,看得人眼睛疼,有几树早梅已然开了花,这时沉沉坠在枝头,花骨朵打颤,绽放的花飘来清淡的香气,风一吹,细雪就簌簌落下来。
  然后沧玉听见了玄解的声音。
  白朗秋这半月来每日都起得很早,他每天都会来客栈等玄解下楼,然而对方总是同样的回答——闭门谢客。店小二与掌柜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与玄解同住的那位客人不在他自己的房里,对方既不出门也不要吃的,来无影去无踪,是人总要吃喝拉撒,夜香妇每晚路过,不见玄解清理,更不让店小二进去。
  若非没传出什么恶臭,拍门总有人回应,掌柜的几乎要以为客人死在房间里了。
  白朗秋使了些银子,让掌柜帮忙跑一趟询问玄解有没有空闲,日日如此,他本以为今日同样要无功而返,哪知道玄解出乎意料答应了,只是要另去厢房,不能吵醒他房中的人。
  客栈当然有供以好静的客人休憩用餐的地方,白朗秋财大气粗,干脆包了下来。
  才坐下刚倒上茶,白朗秋的手都没能从热气上离开,就感觉到一阵清风掠过脸颊,转眼间对面的椅子上就多了个人。对方落座时连头发都还未散落,无风自动,飘散在空中,半晌才垂落下来披散在肩膀上,漆黑如墨,几乎与衣裳融为一体,他生得很美,黑衣未能突出凌厉凛冽之感,倒显出几分雍容。
  看来是位高权重之辈。
  白朗秋微微垂眸,他与沧玉没打过几次交道,唯一的照面就是爱儿闹事那一遭,印象并不深刻,之后结识玄解,倒是在月老会上远远见过他们二人一面,当时人多口杂,更瞧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如今面对面坐下来,倒看出几分来。
  玄解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早知道对方要来,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来人的唇角微微带着笑,气氛有些沉重,他好似全然不以为意,只是看向了玄解。
  以白朗秋那一日对玄解的认识,能使桀骜如他这般温顺平和的,恐怕就是那位房中人了。
  男子之身,确实令人惊讶,不过观其样貌,又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渔阳风气虽然开放,但与永宁城那种风流随- xing -的潮流大不相同,还是以男欢女爱为主,见不怎么惯这等假凤虚凰之事。白朗秋早年随着商队跑过大江南北,不知道见过多少稀奇事,更何况他生- xing -通情达理,倒没用太异样的目光看向二人。
  也算是白朗秋运气不错,此刻玄解的脾气说好很好,说不好也很不好,倘若惹怒他,只怕就得永远留在这厢房之中了。
  沧玉对白朗秋跟玄解要讲什么压根不在意,他只是在这时候想看着玄解罢了,见对方顿时没了声,便心知肚明是有所顾虑,微笑道:“不妨事,你尽管继续说下去,就当我不存在好了。”他说得倒也明白,“倘若他答应帮你,那自然会帮你;若他不愿意帮你,我还能为你说说好话。”
  白朗秋当然不是个傻子,他眨了眨眼,顺着这句话就接了下去:“不知道公子怎知我是来求玄解兄帮忙的?”
  “你总不见得是大清早来跟他喝酒的?”沧玉淡淡笑了笑,“这么冷的天,又是这样的清晨,要不是令你辗转难眠的事,绝不会选这个时辰来找他。”
  白朗秋无奈地笑了笑道:“不错,确实如此。”他沉默了片刻道,“半个月前,我妻子突然得了病,身子倒没什么大碍,只是看不见任何东西了。我请了许多大夫都没有用,说她眼睛并无任何异样,我想到玄解兄四海为家,游历至此,说不准见过相同的事,便想来问问有没有听过相同的症状,可有什么法子。”
  突然看不见东西了?
  沧玉若有所思,面上笑道:“白老爷怎不求神拜佛?”
  “公子不要取笑。”白朗秋无奈道,“这些时日我确实贡献了不少香火,我那夫人倒是心平气和,说碍不着什么事,然而她年纪轻轻,又不曾做什么恶事,怎会突然坏了眼睛,若真有仙佛,想必也是不睁眼的。求神不如求己,因此我才想来问问玄解兄可有什么法子。”
  “我没有见过。”玄解冷淡回答道,他空出时间给白朗秋,一是欣赏这个人,二是他心情不错,只不过这等鸡皮蒜毛的小事,他压根不在乎,更不在意,既然沧玉已经醒了,异兽的身心自然都扑在了对方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