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www.yabo20.cpm >

势不可挡+番外 www.yabo20.cpm:柴鸡蛋(下)(40)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www.yabo20.cpm

? ? 夏耀的眼珠晕上一层血光,偶像,铁粉……全特么是个套!夏耀万万没想到,豹子的报复之路竟然铺设了这么长,他竟然能以牺牲黑豹特卫为代价疯狂反扑袁纵的公司。
? ? 后面的新闻,更让夏耀心脏剧震。
? ? “官二代协同几十名黑杜会成员去黑豹特卫打砸枪烧,更是将六名无辜员工五花大绑,悬挂在高层位置供来往路人围观。”
? ? 横幅没了,有的只是夏耀带人打砸的种种铁证。
? ? 与此同时,年初在温泉度假村火拼的事件再次被翻出,图片还原了当时的真实场景,而夏耀未经处理的照片赫然在列,与其他新闻曝光的照片很明显反应的都是一个人。
? ? 外面的记者咄咄逼人,而夏耀电脑上的新闻在不断地滚动刷新。
? ? 再看到后面的新闻,夏耀血液倒灌,头皮险些炸裂。
? ? “有网友曝光了几组照片,照片显示该官二代与纵横特卫总径理举止亲密,共同出入各种场合,甚至在朝阳区XX小区共同居住。更有车震的大尺度照片,虽然照片拍摄不请晰,但仍可看出两人均为男性,疑为袁XX和那位神秘的官二代。”
? ? 夏耀满肚子都是豹子跟踪他的场景,那暧昧的目光,调侃的话语,原来都足为了这一刻将他们置于死地的障眼法。?
? ? 再后面的新闻简直没法看了。披露完袁纵和夏耀的关系之后,紧接着所有的矛头都对准袁纵公司设立的基金会。
? ? “据酒店方而透露。纵横特卫安全顾问有限公司设天价酒宴。酒水均为茅台。这是参与人员爆料的一组照片。网友质疑其慈善基金会的资金走向。”?
? ? “纵横特卫安全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曾于慈善基金会成立后不久私密购入一套房产。进一步加大了其私自挪用基金的嫌疑。”
? ? “网传这套房产归于该官二代名下。是一套近千平米的豪宅。内设游泳池、私人影院以及健身房,预估价格上亿。”
? ? “……”
? ? 夏耀绷不住发出恼恨的嘶吼声。
? ? 外面记者一下沸腾了。
? ? “请问袁纵先生,您房间里的声音……”
? ? “可以透露一下同住人员的信息么?”
? ? “是不是网传正盛的那位官二代?”
? ? “……”
? ? 三秒钟过后,所有采访人员全部肃清。
? ? 夏耀把自个儿埋在被窝里,手死死捂着平板电脑。
? ? 此时此刻,距离刚才袁纵要和夏耀亲热的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一切热情都被扑灭了,刺骨的寒意从骨头缝冒出,逼至全身各处。
? ? 袁纵朝夏耀伸手,“把电脑给我看看。”
? ? 夏耀摇头。
? ? 袁纵即便到了极度烦躁的时刻,也绝不朝夏耀发火。
? ? “听话,给我看看。”
? ? 夏耀藏着掖着,最终还是被袁纵强行拿走了。
? ? 一条一条地翻阅完毕,袁纵忽视掉那些刻意抹黑的新闻,直接问夏耀:“你带着几十个人去黑豹特卫打砸?”
? ? 到了这份上,夏耀知道瞒也瞒不住了,只能点头。
? ? “为什么?”袁纵问。
? ? 之前不能说原因,是怕袁纵冲动,现在这个节骨眼更不能说了。
? ? “我看他不顺眼。”夏耀说。
? ? 袁纵还问:“为什么不顺眼?”
? ? 夏耀烦恼地回了一句,“你别问了成么?就是不顺眼,还要什么理由?”
? ? 袁纵突然将夏耀拽到身前,狠狠抱住他。
? ? 夏耀感觉到袁纵剧烈的心跳,突然有种特别心疼的感觉。
? ? “没事。”夏耀安抚袁纵,“咱俩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有事一起担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好歹也算一号人物,天塌下来有我给你扛着。”
? ? 然而,袁纵真正担心的根本不是这个。
? ? 夏耀感觉到了袁纵异常的情绪,忙推开他问:“你不会想这个时候把我甩开,自己独当一面吧?”
? ? 袁纵沉声问道,“你爸妈那怎么交待?”
? ? 夏耀似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脸色有些发白。
? ? “没事,我先找个借口敷衍一下,实在瞒不住就摊牌。”
? ? 夏耀坚定的眼神让袁纵心如刀割。
? ? “好了,先睡觉吧,有事明天再说。”袁纵说。
? ? 夏耀毫无困意,揽着袁纵的手臂一个劲地强调,“这个时候咱更得抱成团儿,你要把我踹出去,你丫就不是个爷们儿。”
? ? 袁纵点头,“行,睡吧。”
? ? 夏耀还睡不着,袁纵就给他挠后背,挠一阵就睡着了。
? ? 第二天,夏耀回到单位就被领导叫去了。
? ? “你妈今天来找过我了,你爸也给我打电话了,叔叔建议你先休息几天。因为这事说小也不小,现在这个社会,官二代就是个敏感词汇。不过你什么样我们都看在眼里,邪不压正,叔叔相信你很快就能摆平。”
? ? 夏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本以为小辉和张田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没想到两个人非但没有此意,还一个劲地跟夏耀开玩笑。
? ? “当初袁总可没少往我们办公室送吃的。所谓吃人家嘴软。有什么需要哥们儿澄清和彻查的,哥们儿一定义不容辞。”
? ? 田严琦从天不亮就开始忙活,联系律师应付记者。到了下午整个人累成一摊泥,嗓子已经哑得说不出话来。
? ? 后来实在顶不住压力。就朝袁纵说:“这种时候删除、屏蔽负面极道根本不是办法。这边刚搞定那边又冒出来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即便我们把主流媒体全都搞定了。还有贴吧、论坛、微博,这些自主传播平台根本就不是我们能禁言的。”
? ? 袁纵回执已见,“咱们公司的我不管。凡是涉及夏耀的报道。想方设法给我肃清!”
? ? “可他和咱们是牵连在一起的,你把他抛开了,咱们的问题就能决不了的。我认为当前最好的方式就是公开澄清,我们有心腹媒体。只要有新闻发言人对此事作出回应,问题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严重。”
? ? “我同意!”
? ? 夏耀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走到袁纵和田严琦身边。
? ? “不用考虑对我个人的影响,在这块地盘上,还没人敢把老子大名曝光!”
? ? 田严琦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他们的主要目的根本不是针对夏警官,不然也不会报道这么久都没提及夏警官的真实身份。如果我们一味地逃避,很可能会放弃最佳解决契机,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 ? 袁纵还是那个字,“删!”
? ? 夏耀急了,“我出面澄清一下怎么了?对我的影响微乎其微!可如果这个时候我闪人了,对你们公司的影响有多恶劣?这其中的利害得失你丫算不清楚么?”
? ? 袁纵面不改色,态度坚决。
? ? 夏耀不知道哪来的一股狠力,当着田严琦的面,一把将袁纵蓐扯到门外。
? ? “这事我特么管定了!”
?
? ? 168回家。
?
  不料,夏耀的仗义执言只换来袁纵的一巴掌,结结实实量在屁股上。
  “闹什么?”袁纵瞪着他。
  夏耀脸红脖子粗地跟袁纵嚷嚷,“我特么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别老用跟傍家说话的语气跟我说话!就算真要论个名分,我也是你老爷们儿成么?”
  一瞬间,整个楼道死一般的寂静。
  袁纵和夏耀原本就站在小会议室的门口,里面前是焦躁忙碌的人员,这一声爆料,彻底将里面紧张的氛围打破了。
  所有埋头苦干的人都在那一刻将头抬起来,举目四望,一片整齐划一的惊呆表情。
  “敢情这事是真的啊?”
  “那小田怎么办?”
  “对啊,小田怎么办?”
  田严琦略显无奈地看着他们,“该干嘛干嘛,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工夫讨论这个?”
  袁纵把夏耀拽到了车上,两个人来了一次郑重其事的谈话。
  夏耀说:“你丫是不是把我当娘们儿养着呢?每天供我吃,供我喝,再操一操就算完事了?”
  “有你这么难伺候的娘们么?”袁纵点烟,“人家娘们儿随便操两下就完事了,老子哪天晚上不得伺候你三四个钟头?”
  夏耀恼红着脸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丫还跟我扯淡?”
  袁纵顾自抽着烟,眼中的情绪隐藏得很深。
  “你现在贫这些,就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我,觉得我只配跟你聊这些俗重儿。”夏耀说着说着语气莫名的低落,“在你丫心里,就小田能耐,就他能帮你干事。”
  袁纵抖了抖烟灰,依旧沉默着。
  夏耀愤愤不平,“他也不是你公司的人,凭什么他就可以想插一脚就插一脚?这事明明关系到我,你还一个劲地把我往外撵。”
  袁纵还不表态。
  夏耀急了,“你要老这样,咱俩分了得了,你跟小田好去吧!”
  袁纵突然将手里剩下的半截烟甩掉,一条胳膊将夏耀大半个身体拖拽过来,如老虎钳子一样的硬手在夏耀的屁股上狠狠掐拧着,拧得夏耀嗷嗷叫唤,脑门儿青筋暴起。
  “我跟没跟你说过,别随便提‘分,这个字?”厉声质问。
  夏耀呲牙怒喊,“你丫松手,疼着呢……”
  袁纵虎目逼视着他,“还说不说了?”
  夏耀绷不住一声求饶,“不说了,快松手……”
  袁纵松手之后,又换来夏耀一阵疯狂的反击。
  两个人吵着争执着,后来夏耀一撇嘴,袁纵又把他搂回了怀里。
  夏耀谗:“你知道我不是故意跟你矫情,我是怕你一个人忒累。有时候为你做事就是一种享受,能帮到纵爷,就觉得倍儿有面子。”
  袁纵说:“我要是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就白干你夏警官这么多回了。”
  “我知道你能处理,可处理的门路那么多,你为什么不选择好走的那条呢?别的事就算了,可这事涉及到我本人啊,我不能袖手旁观吧?这要让别人听了,多栽我夏公子的面子啊!你就给个面儿呗,给一个呗!”
  袁纵架不住夏耀软磨硬泡,还是点头答应了。
  夏耀立刻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高兴得直颠颠儿腿。
  袁纵斜晚着他,“又不是去逛窑子,带你上战场还这么高兴?”
  “能和纵爷并肩作战,乃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袁纵看着夏耀壮志勃勃的模样,心像是被电钻捅穿一个大窟窿,不停地往外冒血。
  两个人在公司里待了没一会儿,夏耀的手机就响了。
  “回家。”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