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www.yabo20.cpm >

势不可挡+番外 www.yabo20.cpm:柴鸡蛋(下)(48)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www.yabo20.cpm

  夏耀再仔细看,这位分明是顶着吴尊的身材,配了一张黄渤的脸。
  豹子一开口便真相了。
  “姓朴的那个孙子把我的脸整成这样了,你看看还有没有补偿的余地?”
  金医生只是扫了一眼,就明确告诉豹子。
  “没有。”
  夏耀本来看到豹子是笑不出来的,尤其这位还是造成他和袁纵分手的导火索,但实在是太尼玛搞笑个,这种,‘笑果”已经突破隔岗,战胜仇恨,直接作用到人的感官深处,让人条件反射地笑出来。
  夏耀出了病房门就开始笑,在走廊里一边走一边笑,出了医院大楼继续笑,走到停车场趴在车顶上还在笑,像个神经病一样。
  袁纵就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
  一面因为夏耀分手后还有心思整容的潇洒做派顾自憋屈,一面却又忍不住被夏耀那春意盎然的笑容死死勾住目光舍不得移开。
  就像一边被人捅刀子一边吞咽着人间罕见的美味,自虐般地享受着。
  夏耀突然感觉到一股刺眼的光线从不远处袭来,扭头发现袁纵在猛盯着他看,新仇旧恨汇聚瞳孔,目光很不友善。
  夏耀瞬间收起笑容,冷着脸上了车。
? ??
? ? 177完璧归赵。
?
? ? 两日之后,夏耀和袁纵双双回国。
? ? 自从打探到夏耀和袁纵分手的消息后,王治水就一真密切关注夏耀的动向。夏耀刚从韩国回来,王治水就过去探望了,与其说是探望,倒不如说是探风。
? ? 看到夏耀第一眼,王治水的心里就咯噔一下。
? ? 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不遗余力地减少夏耀与宣大禹的见面机会。
? ? “你这眼睛……”王治水明知故问。
? ? 夏耀说:“之前不是受伤了么?微调一下,做个修复。”
? ? 在王治水的眼里,这岂止是微调啊?简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眼角有瑕疵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这一调整好了,气质简直提升好几个档次!活脱脱一个穿着黄袍的太子爷,一举一动间贵族范儿爆棚。
? ? “这么看着我干嘛?”夏耀问。
? ? 王治水嘿嘿一笑,“没什么。”
? ? 夏耀习惯性地把玩着打火机,玩着玩着突然想起什么,打火机脱手,飞到王治水的眼前。
? ? 王治水想接没接住,打火机落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 ? “这个,还你。”
? ? 王治水神色一滞,“还我?”
? ? 夏耀说:“这不是袁纵从你那买过来的么?”
? ? 王治水点头,“对啊,当时我正缺钱,就把它卖了。”
? ? 夏耀扬扬下巴,又说:“现在物归原主。”
? ? 幸福来得有点儿太突然,王治水受宠若惊。
? ? “那你呢?”问夏耀。
? ? 夏耀轻描淡写地说:“我留着它干嘛?”
? ? “这是大禹送我的,可也是袁纵送你的啊,情义一样重。”
? ? 夏耀脸色变了变,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
? ? “大禹挑这件礼物花费了多大心思?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来的!袁纵那算什么?趁机钻空子,花几张票就从你手里买走了。”
? ? “那可不是几张票的事啊!”王治水一副夸张的表情,“他可是花十万从我这买走的。”
? ? 夏耀硬着头皮说:“十万块对他而言根本不叫个事儿。”
? ? “可那天咱一起喝酒的时候,他真是放下身段让我把这个打火机卖给他,还说要用他的那块表跟我换,他的那块表可是军表,有年头了……”
? ? “行了!”夏耀突然打断王治水,“说还你就还你了,哪那么多废话?”
? ? 王治水说:“现在我有钱赎了,所以这十万得还你。”
? ? “别还我了,又不是我花的钱,要还就还袁纵去吧。”
? ? 王治水立刻露出一脸怯色,“我可不敢去碰钉子,要还你去还,反正这钱我是打你卡上了。”
? ? “……。” 夏耀去银行把这十万块钱取出来了,不想去袁纵的公司,便守在他每天回家必经的一个路口等着。
? ? 袁纵刚去学校看完袁茹,开车回去的路上,复耀的那张脸依旧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结果到了拐弯的路口,就看到路灯的灯柱上倚靠着一个人。
? ? 袁纵把车停了下来,摇下车窗。
? ? 夏耀把十万块钱甩了进来,说:“王治水还你的。”
? ? 袁纵问都不用问,就知道这一句,‘王治水还你的”意味着什么。分手到理在已经一个多月,刚刚得到缓释的心又被这句话骤然击溃,巨大的情绪波动无法遮掩地充斥在冷硬的眉宇间,双目飙血地怒瞪着夏耀。
? ? 夏耀有点儿不敢看袁纵的眼睛,只是淡淡地说一句:“我走了。”
? ? 抬脚刚要走人,突然瓦片一样的人民币从后背袭来,砸在夏耀的身上,一个接着一个,力度特别狠,砸得夏耀满心怒气,一边挡着一边忍不住发飙。
? ? “你他妈要干嘛?”
? ? 袁纵说:“你自个儿留着吧。”
? ? 夏耀怒火中烧,毫不留情地还嘴。
? ? “我留着干嘛?打火机是你们俩的交易,跟我有个屁关系啊?”
? ? 袁纵也被夏耀绝情的话激得绷不住发飙。
? ? “那我是不是也该把那五十万还你?”
? ? 夏耀双目赤红,猛的抄起砸回来的人民币,情绪失控地朝袁纵的脸上砸去,一边砸一边怒骂:“袁纵我草你MLGB!你他妈不是个人……”
? ? 袁纵眸色一沉,大手捞起那几沓钱,一股脑全都甩了出去。拴好的皮筋崩裂,砸到夏耀头上之后纷纷扬扬地往地上散落。
? ? 夏耀就像一棵挂满钱的圣诞树。
? ? 突然来了一股风,钱四处飞散。
? ? 这回夏耀没法砸回去了,钱都散了,飞得到处都是。夏耀急着四处去捡,一边捡一边朝车里的袁纵咆哮。
? ? “你丫个畜生!这尼玛都是钱啊!”
? ? 袁纵什么都没说,直接开车走人了。
? ? 夏耀把地上的钱一张一张捡起来,索性街上人不多,路过的都是心眼好的,几乎都把钱还给了夏耀。有几张票子飞到人家厂房大院的狗笼子里,复耀也翻墙进去捡了出来,足足捡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十万块钱一张不落地找回来。
? ? 袁纵开车直奔田严琦的家。
? ? 田严琦刚洗完澡,整个人累成一滩泥,恹恹地靠坐在沙发上发呆。
? ? 门铃声突然响起。
? ? 田严琦拖着疲软的步子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袁纵的脸,心脏赫然一羽,急忙把门打开了。
? ? “你……你回来了?”
? ? 其寒袁纵已经回来两天,却一直没有在公司露面,依旧任由田严琦苦心竭力地执掌着整个公司的局面。
? ? 袁纵没说什么,面无表情地进门。
? ? 本来不想换鞋了,突然发现门口的两双拖鞋,眼神变了变,还是换上了。
? ? “你去哪了?”田严琦忍不住问。
? ? 袁纵淡淡回道:“韩国。”
? ? “韩国?你真去韩国找豹子了?”田严琦震惊。
? ? 袁纵没回答他,而是审视着整个房间。
? ? “你重新装修了?”
? ? 田严琦说:“是啊,搬过来没几天就装修了,之前的风格有点儿太华丽了,没有家味儿。我又重新装修了一下,按照你的风格喜好装修的,这回怎么样?”
? ? 袁纵点点头,“顺眼多了。”
? ? 田严琦这么久没见袁纵,被突然而来的幸福砸得有点儿头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傻笑。
? ? 袁纵满脸的人民币味,便问田严琦:“卫生间在哪?我去洗把脸。”
? ? 田严琦给袁纵指了指。
? ? 袁纵进了卫生间后,看到那些专门为自个准备的各种洗漱用具,脸色不由的变了光
? ? 出去之后,田严琦问袁纵:“你吃晚饭了么?”
? ? “没有。”
? ? 田严琦说:“那我给你下一碗面吧。”
? ? “甭麻烦了,回去顺路买点儿就成了。”袁纵说。
? ? 田严琦说:“不麻烦,面条是现场的,上次你给我送过来的酱菜还有呢,直接拿那个拌拌就成了。”
? ? 袁纵质疑,“还能吃么?都一个多月了。”
? ? 那还是袁纵第一次送田严琦来这的时候顺手放进冰箱的,也是除这次以外的唯一一次光顾这里。
? ? 田严琦说:“酱菜且不坏呢,我一直放在冰箱里。”
? ? 袁纵扫了一眼碗橱里的两副碗筷,什么都没说,径直地走到阳台。
? ? 大鹩哥也蔫了,叫唤的声音远不如袁纵走之前的洪亮,见到袁纵还勉强扑棱了一下翅膀,然后又斜靠在笼壁上,幽幽地磕头流口水。
? ? 田严琦把面条端上桌后,到阳台来找袁纵。
? ? 看到袁纵盯着大鹞哥看,挺惭愧地说:“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了,好像自打你走了他就这样了。我也找了几只鸟陪它,可它跟哪只鸟都玩不到一起去。我估摸就它稀罕夏警官的那只小鹩哥,早知道当初夏警官过来的时候就让他顺手拎走了,现在送都没法送了。”
? ? 袁纵尖锐的目光猛的扫向田严琦的脸。
? ? “你说夏耀来过这?”
? ? 田严琦点头,“是啊。”
? ? “什么时候来的?”
? ? “你们分手之前。”
? ? 袁纵想到成双成对的拖鞋、洗漱用品、碗筷、鹩哥……”二话不说,大步朝门口走去。
? ? “嘿,你的面条不吃了啊?”
? ? 田严琦说到,‘啊”这个字的时候,袁纵已经闪到楼下了。
? ??
? ? 178危机感。
?
  四十分钟后,袁纵的车开到了夏耀家门口。
  夏母的身影在各个房间里来回穿梭,夏耀在卧室里清点那十万块钱,经历了一场风波过后,家庭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和谐。
  只是阳台上挂着的那个鸟笼子不见了。
  夏耀的家里有三个阳台,袁纵每个阳台都看了,都没发现小鹩哥。
  他就站在大槐树的底下,踩着刚刚翻新没多久的土壤。
  突然从心底滋生出一股痛楚,极致迅速地深入扩散,愈演愈烈,心如刀害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