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www.yabo20.cpm >

势不可挡+番外 www.yabo20.cpm:柴鸡蛋(下)(74)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www.yabo20.cpm

  “我怎么不敢说?彭泽我跟你说啊,就大禹他……唔……”
  宣大禹捂住了夏耀的嘴,夏耀一边笑一边扑腾,彭泽好奇心强,也过去跟宣大禹掰哧,三个人闹成一团。
  后来夏耀正经八本地朝宣大禹问:“王治水这段时间怎么样了?我在国外待的这段时间也没空关注他,医院的网又不太好。”
  宣大禹说:“让我给雪藏了。”
  “这才出来混几天啊?就让你给雪藏了?”
  宣大禹哼了一声:“丫忒不老实,曝光率太高对他没啥好处!本来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蛤蟆,再包装也成不了青蛙王子。他也就适合吃点儿麻辣烫、酸辣粉、肉夹馍、三毛五毛穷算计,钱一多就找不着北,还不如踏踏实实做个小老百姓。”
  夏耀给宣大禹竖了个大拇指:“我赞成。”
  宣大禹捅了捅夏耀,暗示他看彭泽。
  彭泽正在用手机看着什么,眼眶中- yín -光闪闪,好不荡漾。
  夏耀偷偷潜了过去,嗖的一下抢走了彭泽的手机。
  “我操!”
  彭泽急忙过来抢。
  夏耀趁着这个工夫偷看了两句。
  “老婆的小- yín -穴痒痒的。”
  “老公的大JB湿哒哒。”
  我操!夏耀差点儿吐了,他和袁纵激情是飙出的- yín -言荡语,也没到这么粗鲁露骨的程度。正想膜拜一下与彭泽调情的短信对方是谁,彭泽就把手机抢了过去。
  “彭泽……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夏耀挤兑的话还没说完,彭泽那边倒先发制人了。
  “大禹,你说咱要用妖儿的手机把一模一样的短信发到袁纵的手机上,袁纵会有什么反应?”
  宣大禹被酒熏热的眼眶邪红邪红的,“我也很好奇。”
  “操,你们俩别瞎闹,把手机还我,我操你大爷……啊啊啊啊……”
  夏耀玩命拦都没拦住,手机被两个损友抢走,“小- yín -穴痒痒的”这几个字无情地进入到了发送状态中,夏耀有种想把信号塔炸塌了冲动。
  等屏幕一闪,“发送成功”四个字让夏耀头皮一阵发麻。
  猛灌了二两白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心里一个劲地祈祷袁纵不看信息,因为袁纵的收件箱里通常有N 多条未读信息。
  结果还不到一分钟,袁纵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干嘛呢?!”平淡的语气中蕴藏着极度强烈的情绪。
  夏耀脸色爆红,“那个……大彭子和大禹丫的存心冒坏!把我手机拿走了,发了那么一条”
  解释了一大串,最后撂下手机的时候,脸红得都快冒烟了。
  彭泽和宣大禹两个人就在一旁哈哈大笑,夏耀瞬间发飙,以一敌二,将两个熊孩子一顿狠揍。最后两条胳膊一边圈着一个脖子,愤愤不平地看着他俩。
  “你说咱们仨里面属我体力最好,属我最有男人味,怎么到头来我没占到便宜,你俩反倒成了上面的那个呢?”
  彭泽和宣大禹继续笑,夏耀手臂一使劲,两个人的脑袋撞在一起后,又朝夏耀反扑过来,三个人闹成一团,好半天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宣大禹捅了捅夏耀,“今儿晚上和哥们儿睡去?你敢么?”
  “我操,我有啥不敢的?”夏耀嗤之以鼻,“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早就在袁纵的床上泡腻了,正好换换口味。”
  宣大禹高呼一声,“你说你为什么就跟了袁纵呢?我到今天心里还转不过这个弯儿来!”
  夏耀醉意上头,脑袋耷拉在宣大禹的肩膀上,懒懒的说:“是啊,我也想不明白……”
  彭泽还在旁边对着手机傻乐。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
  夏耀开门看到李真真,又看见他径直地走到彭泽身边扶起他,心里明明爽歪歪还一个劲地挤兑李真真。
  “我说什么来着?你丫那朵菊花就是不甘寂寞,你丫就是个小浪货,你没救了你!”
  李真真假装没听见,扶起彭泽就往外面走,彭泽搂着李真真一个劲地亲,李真真虽然还端着,佯装不乐意,但看那模样明显就是发短信本尊。
  宣大禹把手搭在夏耀的肩膀,朝他挑了挑眉。
  “走,去我那。”
  夏耀笑得有点儿不自然,“真去你那啊?”
  “不是你说的么?在袁纵床上呆腻了,想去我那找找新鲜感。”
  “哦,对,走,去你那!”特别牵强的豪迈口气。
  结果夏耀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袁纵的车停在外面。
  夏耀虽然有点儿醉了,但是刚才那条短信他没忘,看见袁纵从车上下来,嗓子眼儿又开始冒烟儿,眼睛粘在袁纵身上就不下来了。
  宣大禹故意在旁边问:“妖儿啊!你还去不去我那啊?”
  “去……去么?”
  宣大禹还没完没了的,“去就赶紧走啊!上车啊!”
  幸亏宣大禹的司机识相,瞧见袁纵的眼神就赶紧把宣大禹搀扶到了车上,宣大禹临走前透过车窗给了夏耀一个戏谑的眼神。让夏耀好不容易在哥们儿面前树立的威信,因为某位过强的气场瞬间给压塌了。
  “上车吧。”袁纵表情倒挺平和。
  夏耀依旧百爪挠心,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半路偷瞄了袁纵好几眼,终于忍不住开口到:“就那条短信……”
  “哪条?”袁纵反问。
  夏耀说:“就大禹和彭泽那我的手机乱发的那条。”
  袁纵故意说,“内容记不清了,再说一遍。”
  夏耀先是一愣,而后伸爪子朝袁纵挠去。
  袁纵停车,看着夏耀兽血沸腾,冷不丁冒出一句。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夏耀恼羞成怒,“你丫恶心不?操,想听那种浪话你找李小骚做去,我说不出口……”
  刚说完,袁纵下车了。
  夏耀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这边的车门也被打开了,袁纵忽然一股大力将他车车中拽出,扛着他朝伸手不见五指的野林深处走去。
  “我操,袁纵你丫别犯二,这大冷天儿的。”
  “一会儿运动运动就不冷了。”
  半个钟头后,某个漆黑的角落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哭叫。
  “不行……呃……”
  跟着就是一阵隐蔽的耳语,再接着就是脚步声,铿锵有力,踩惹了脚下的土地。
  上车之后,夏耀的酒劲还没下去,软塌塌地靠在座位上,目光懒散惬意。
  袁纵的车往夏耀家的方向开去。
  夏耀纳闷,“怎么不去你那?”
  “你不是跟我一起住腻了么?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回去陪陪你妈。”
  夏耀抠了抠手指,“这么晚了,就在你那随便凑合一宿呗。”
  夏耀以为袁纵是闹着玩的,结果袁纵的车真的执着的在往他家的方向开,夏耀的酒劲未褪,情绪掩饰不严密,不情愿就这么泄露出来。
  袁纵又把车在路边停下,虽然这里距离夏耀的家不足两公里,夏耀心里的那簇小火苗还是燃起,希望袁纵突然一个调头。
  结果,袁纵只是把他抽到背上背着。
  以前袁纵脚好的时候,可以从会所一直背着夏耀回到家,现在脚伤未愈,只能背这么一小段路,但依旧不愿意错过这种亲密的幸福感。
  夏耀依旧满脸醉意地贴靠在袁纵的背上,嘴啃着他脖颈上的硬肉,意识有点模糊,但心里什么都明白,不舍得下重口。
  袁纵的心都让夏耀咬疼了。
  “过几天再去我那住,这两天你先好好陪陪你妈。”
  “你妈越是接受不了,你越应该好好对她。”
  “没事别老是跟她犟嘴,她说什么你就听着。”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
  夏耀好半天才恹恹地回了句,“听见了。”
  夏母本来已经接到夏耀电话,说今天晚上不回去了,结果开门看见袁纵又把她儿子背了回来,目光一滞,俨然是意料之外。
  心中掠过淡淡的暖意,但脸依旧绷得紧紧的。
  “下回再喝成这样别往家里送了,影响我休息!”
  袁纵没说什么,把夏耀背回了房间。
  夏耀躺到床上还不乐意撒手,被酒熏红的眸子直愣愣地盯着袁纵。
  “放心吧,这次我肯定不甩下你走人。”说完,袁纵在夏耀脸上拧了一下,没用夏母警告或者暗示,痛快从夏耀的卧室走出来,临走前还朝夏母说了句。
  “阿姨,晚安。”
?
? ? 209 追丈母娘
?
  袁纵并没有走,而是把车开到了距离夏耀家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视线所对的方位恰好是夏母的卧室。
  夏母正准备拉窗帘睡觉的时候,突然就扫到了不远处的车。她认识袁纵的车,心中腹诽:知道你就不会痛快走人,果然跟那猫着呢!
  于是,这一宿夏母都睡得非常警惕。
  中途去窗户口看了好几次,袁纵的车一直停在那。至于袁纵在不在这里,夏母看不清楚,只能潜到儿子的房间门口听动静,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又悄悄地将夏耀的房间门打开,看到夏耀一个人老老实实地睡在床上。
  难道他不是要趁机钻空子,而是在外面守夜?
  假如夏母养的是一个闺女,有个男人这么心甘情愿地在外面守着她们娘俩,夏母心里一定特别感动。问题是她养的是儿子,还是体格健壮的刑警,一个糙爷们儿守着一个壮小伙,有这种必要么?
  所以,夏母觉得袁纵要么就是车坏了,要么就是别有用心。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夏母再去窗口看的时候,袁纵已经走了。
  这个时候夏耀还没起床,袁纵也没打任何招呼,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
  其后的几天,夏耀无比正常,正常得夏母有些理解无能。以前他和袁纵的关系没有曝光的时候,夏耀天天以加班为由夜不归宿。现在把话摊开说了,夏耀反倒低调着了,每天按时回家,还经常帮夏母干干家务,变得异常孝顺。
  夏母晚上吃饭的时候故意探话,“你这几天怎么没去找袁纵?”
  “您希望我去找他?”夏耀故意逗夏母。
  夏母别了他一眼,“跟你正经的呢,这段时间怎么回事啊?”
  夏耀被夏母问得莫名其妙,“什么叫怎么回事?我怎么了?”
  夏母突然有点儿不知道从何说起。
  “就是你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听话?每天到点就回家,也没见你和袁纵联系。”
  夏耀无奈,“我听话还不好么?难不成我要天天不着家,存心跟您作对,您心里才舒坦么?”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又整什么幺蛾子呢?”
  夏耀把筷子一撂,“妈,我实话跟您说吧,袁纵这程子正忙自个的事呢,一天到晚逮不着人。我觉得他应该是故意避开我,想让我多花花时间陪陪您。”
  夏母哼了一声,“他有这份好心?”
  夏耀没再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无半点儿虚情假意,事实上他这段时间对夏母的态度确实变了很多。父母对儿子的爱总是被儿女漠视,儿女对父母的爱却对被父母放大无数倍,夏母说不动容是假的,只是需要一个确认罢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