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www.yabo20.cpm >

势不可挡+番外 www.yabo20.cpm:柴鸡蛋(下)(79)

发布时间:2016-03-14 15:15 类别:www.yabo20.cpm

  拍照留念什么他就忍了,毕竟是个警察,不好当面训斥。可这瞧着瞧着就动手算是怎么回事?这上百万的造价,是你一个条子能赔得起的么?
  “嘿,嘿,干嘛呢?”
  夏耀扭头看过去,管理员怒汹汹地瞧着他。
  “别碰那个蜡像,听见没?”
  夏耀笑着撤回手,“不好意思啊!”
  管理员粗鲁地推开他,走到蜡像面前用特别精细的那种布小心翼翼的擦拭,一脸嫌恶的表情,嘴里嘟嘟囔囔的。
  “现在的警察都这么没素质。”
  夏耀心里虽然不舒服,但还用调侃的口吻朝管理员说:“至于么,哥们?又不是纸糊的,摸两下不碍事吧!”
  管理员脸色更难看了,直接朝夏耀嚷嚷:“你懂个屁啊?这是我们祖师爷,公司的创始人,我们老总每天都要来这瞻仰一下,是你能瞎碰的么?”
  祖师爷……夏耀心里一阵恶寒,小田儿你是有多恨袁纵啊?你是不是每到清明节和鬼节还得来这上两柱香啊?
  管理员还说:“这不仅仅是蜡像,还是一种精神!你这动手动脚的,不仅仅是弄脏了蜡像,还亵渎了我们公司的精神!”
  不用说,这番豪言壮语肯定是田严琦贯彻下来的,夏耀但笑不语,本想直接走人,结果管理员又怒斥一声。
  “这上百万的造价,弄坏了你赔得起么?”
  夏耀恼了,老子半天没吱声,你丫数落两句就得了,还没完没了的!
  “我赔不起你蜡像,赔你个真人行不行?”
  管理员面色一僵,很快又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 别吹牛B了!你要真认识袁总,还能在这合影?”
  刚说完,施天彪就从不远处急匆匆走过来,搂着夏耀的肩膀一个劲地寒暄,“夏少啊!你得有多久没来瞧瞧我们了?还有袁总也是,上一届学员的毕业仪式都没能赶过来。”
  夏耀面露愧色,“我这不是忙么?袁纵的脚你也知道……”
  管理员在旁边诧异地问:“你们认识啊?”
  “废话!”施天彪在夏耀肩膀上使劲拍了一下,“这是袁总的家人。”
  家人……管理员刚才还吊炸天的面孔瞬间瘪了,对着夏耀一个劲地赔笑,“对不住了,兄弟,我不知道你跟袁总认识,我……”
  夏耀展现出了祖师爷傍家儿的气度和风范,大手一挥。
  “没事。”
  管理员又暗暗瞄了夏耀一眼,心中腹诽:自家人还上赶着合影,这是有多精分啊?
  夏耀和施天彪简单地聊了几句公司的近况,就匆匆告别,上去找田严琦了。
  田严琦正在办公室一边吃饭一边看电影,夏耀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田严琦咧着嘴大笑,与平时的形象相当违和。再加上脸上的伤疤,让夏耀差点儿以为进错屋了。
  看到夏耀进来,田严琦不由的一愣,赶忙将电影暂停。
  “你怎么来了?”
  夏耀环视办公室内的熟悉环境,坐在田严琦对面,乐呵呵地说:“过来看看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说完又把电影打开,一边扒拉饭一边咧嘴笑。
  夏耀凑过去,“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田严琦说:“人再囧途之泰囧。”
  “我擦,你丫平时看豹子还看不够了?还要对着电影意- yín -两次才过瘾是么?”
  田严琦哈哈笑,“还真是,我一看到黄渤挨打,我心里特爽!”
  夏耀也跟着看了一会儿,眼睛盯着屏幕看一阵,又扭脸对着田严琦看一阵,最后调侃道:“我怎么觉得你这张脸烧得跟王宝强有点儿像啊?尤其刚才你笑的时候。”
  “你丫别吓唬我啊!”田严琦瞪着夏耀。
  夏耀嘿嘿一笑,又闻到一股饭香味儿,低头瞧着田严琦饭盒里的饭菜,问:“你现在还吃食堂呢?”
  “现在食堂伙食可好了,不信你尝尝。”
  田严琦夹起一块红烧鸡腿肉送到夏耀嘴边,夏耀想都没想就咬了上去。
  “你不嫌我啊?”田严琦问。
  夏耀调侃道:“嫌是嫌,可架不住饿啊!”
  田严琦,“……”
  夏耀咂摸了两口,味道还真不错,比之前大厨水准高了许多。于是也让田严琦帮自己叫了一份,让杂务人员给送了上来,和田严琦一起吃。
  “有空你再去我们学员宿舍看看,条件和待遇比以前强了好多。”田严琦挺自豪。
  夏耀点点头,“我当初没看错人,好好干。”
  田严琦又想起什么,试探性地问:“袁纵……还没想好干什么?”
  “我感觉他都没想过这个问题,让他歇歇也好,他就是什么都不干,指望卖地的那点儿钱也能潇洒一辈子。就是混不下去,我也能养着他,罩着他。”
  夏耀的话看似随意,却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田严琦点点头,“这倒是。”
  夏耀吃饱了,擦擦嘴,又打听起那块地的事。
  “现在卖了么?”
  田严琦说:“没呢,豹子那边天天找人过来交涉,价钱一直没谈拢。土地不交易,使用权就一直是公司的,只有公司把地卖了,钱才能到袁纵手里。”
  怪不得他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干……夏耀心中冷哼一声,感情等着现成的钱呢,这小子最近越来越阴了。
  “那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咱能不狠宰他们一顿?想不大出血就把地圈过去?做梦吧!我不榨干豹子最后一滴血,我都不姓田!我就算不让他血本无归,我也得让他赔本赚吆喝!”
  田严琦一说起豹子,两眼放精光,比说起袁纵还兴奋。
  “你都恨他到这份上了?”夏耀忍不住问。
  田严琦断然否决,“我一点儿都不恨他,真的,没他我活不了这么带劲!他现在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折腾他,瞧他难受我心里别提多爽了!我哪天心情不好了,就去他们公司门口喊两声黄渤,我心里一下就痛快了!”
  夏耀,“……”
  田严琦将激昂的状态收了收,一本正经地说:“你别误会,我不是抽风,也不是心理变态,我就觉得与其恨一个人,不如把他当个乐子。”
  这话夏耀倒是觉得挺有道理,不管怎么说,田严琦现在这种状态,夏耀打心眼里替他高兴,也算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我感觉你现在的脸比之前的好很多了。”夏耀说。
  田严琦自己摸了摸,说:“恢复得还不错,过段时间可以去韩国整容了。”
  一说起韩国整容,夏耀挺有经验的。
  “我认识几个韩国不错的医生,有一位专门打造明星脸,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
  田严琦斜睨着夏耀,“你说的该不会是给豹子整容的那位吧?”
  夏耀神色一顿,“好像还真是他。”
  “千万别!到时候他再给我整成王宝强!”
  夏耀哈哈大笑,“我看挺好!”
?
? ? 214 变!变!变!
?
  夏耀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袁纵才腾出一天的工夫。
  “晚上去我那吃。”袁纵说。
  夏耀暗笑,算你丫有点儿良心,还记着日子。
  不过按照往年的惯例,寿日这天晚上,夏耀一般都在家里陪着夏母。因为夏母怕他在外面搞一些乱七八糟的派对,所以不让他出去,只是在家里简单庆祝。
  “我怕我妈不乐意。”夏耀说。
  袁纵说:“你先问问你妈。”
  “这样吧,我先回家转一圈,陪我妈一会儿,然后再去找你。”
  袁纵点头,“就势跟你妈说,今晚就在我那住了。”
  夏耀心里没出息地雀跃了一下,面上还装得正经人似的。
  “这个难度很大,我尽量。”
  夏耀回到家的时候,夏母正在大刀阔斧地归置房间,物品四处散布。夏耀从沙发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暗道:往年都不给我准备礼物,今年竟然还有这份心,那我今晚不陪她岂不是更没良心了?
  正想着,卧室门口传来夏母一声呵斥。
  “你把我东西给我放那!我还没来得及拆封你,你瞎碰什么?”
  我操……夏耀暗自尴尬,敢情是人家送她的,白白自作多情了。
  夏耀又进了厨房,这会儿已经六点多了,里面半点热气都没有。别说菜了,连点儿像模像样的食材都没看见。
  看来是准备出去吃了……夏耀暗想:那我帮着一起收拾收拾吧,早收拾早完事早吃饭早去袁纵那。
  结果,刚搬起一样东西,就被夏母一通数落。
  “你别瞎折腾,那东西不是放那的!”说着,夏母就沉着脸走过来把东西搬走了。
  夏耀长记性了,不再乱碰东西,乖乖站在一旁,等着夏母差遣。
  夏母在夏耀身边转了几个圈之后,烦躁的目光对着他。
  “离我远点儿!别站在这挡道成不成?”
  “……”
  夏耀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艰难地开口请示道:“妈,我今天晚上能出去吃么?”
  本来看夏母这种脸色,夏耀以为没戏了,结果夏母想也没想就回道:“你还指望我给你做晚饭啊?早着呢。”
  夏耀又试探性地问:“那我要是和袁纵一起吃呢?”
  更出乎意料的是,夏母脸上一片祥云,“跟谁吃不是吃啊?”
  夏耀心底反倒没底儿了,讪笑着说:“您这么痛快,我都有点儿不习惯了。”
  “我什么时候跟你磨磨叽叽过?让你出去吃就是图个省事儿,我自己吃饭随便凑合凑合就成了,多你一个还得弄俩菜。”
  夏耀不管夏母是真大方还是假大方,总之就顺着杆往上爬了。
  “那要是吃得太晚,我可能就不回来住了。”
  事实证明,夏母是真大方,直接摆了摆手。
  “我正要把你的床单、被褥重新拆洗,你在家住也没床被,就在外面凑合一宿吧。”
  夏母这么一说,夏耀心里的惊喜有些变味儿,也忒大方点了吧?往好了想那是开明,往不好了想不就是不在乎我么?都说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难日,你起码得尊重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吧?
  “妈,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您就别让自个受累了。”夏耀贴心劝慰。
  夏母一脸茫然,“今天怎么特殊了?”
  夏耀一甩手,得!敢情您都不记得这码事!早知道一通电话了事,白瞎这么多工夫了!
  从家里出来之后,夏耀落寞的一颗心瞬间得到治愈,您不把我当回事,有人不把我当回事!我们家大粽子肯定不会忘了这码事!最起码小蜡烛点着,小红酒端着,还得有神秘大礼等着我。
  想到这儿,夏耀心里这叫一个荡漾,幸亏车有盖,不然都能飘出去。
  “过来了?”
  袁纵开门的时候,表情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夏耀早就习以为常,我爷们儿无论遇到多大的事儿,都是一副从容有度、波澜不惊的模样。就稀罕他这副淡定劲儿,老酷了!
猜你会喜欢....